加急见刊

插科打是中国戏曲中使用的一种表现手法

来源:投稿网 时间:2022-07-31 23:55:28

又称插科打诨,是中国戏曲中使用的一种表现手法,营造出滑稽的效果。“它来自宋杂剧,戏谑为主的宋杂剧,但在戏曲中只作喜剧穿插。”[1]在元杂剧这种成熟的戏曲形式中,这种戏曲自然会出现“喜剧穿插”继承和发展,甚至可以说是公元前五六世纪以来的优秀活动,六朝汉魏以来的角戏、歌舞戏、军戏,以及民间表演艺术中搞笑传统的吸收和提炼。科技笑话的真正目的是通过搞笑传统让人发笑,满足精神上的快乐和快乐。但不仅限于此,对戏剧的表演体系、形象刻画、剧场调度也具有重要意义。

在这里,“科”指滑稽动作,以及一般剧本中的意思是提示动作“科”不同;而“诨”指滑稽语言。明代徐渭在《南词叙录》中“科”条说:“今人不知,以笑为科,非也。”[2]虽然他在谈论南方戏曲,但南方戏曲和杂剧基本上与科学笑话的表演系统有关。他澄清了科学笑话和普通笑话的区别,但也反映了他对科学笑话的关注。沈义伟还在《元杂剧插科打诨》中指出:“杂剧中的插科打诨不同于普通的科白。它与杂剧的整个情节发展关系不大,甚至在某些情节中也无关。它是一个喜剧表演片段,插入剧中供观众笑,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。”[3]这就导致了戏剧情节与人物的关系“若即若离的”(王寿之)既可以依附于情节、性格,也可以游离于外,从而真正区别于元杂剧中的一般科范。

一、塑造人物形象

在100多部元杂剧中,活跃着各种各样的人物,从王侯将相到贩子,几乎无处不在,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。从科学博客塑造人物的角度来看,科学博客往往是漫画人物,勾勒出一般的轮廓特征,并附有夸张和变形来补充,以改善人物的性格。顾翔认为,“插科打诨,幽默幽默”它是元代喜剧的民族特色之一“不仅能产生笑料,还有助于刻画人物的喜剧性格。”[4]沈贻伟还认为,科绰在元杂剧中具有塑造人物和讽刺的作用,“漫画勾勒出反面人物的卑微形象,给腐朽黑暗的统治者辛辣的讽刺和嘲笑。”[4]与此同时,他还提到丑角兼具科诨“衬托,描述正面人物形象”它的作用。当然,科研对各种人物形象都有建构意义,不仅仅局限于沈奕伟所说的。“反面人物的刻划”。

在《论元剧中的喜剧类型形象》一文中,郭英德将元杂剧人物分为“典型形象”和“类型形象”两种。又把“类型形象”根据职业、身份、职位和质量,可分为四类[5]。以下是对各种形象的一点分析,以及在人物塑造中的作用。首先看看类型图像。

职业形象包括店主、赛卢医、银匠、媒人、厨师、富商……“也就是说,以人们所从事的行业和谋生工作为人格类型的基本形象。”比如赛卢医生,丑化医生,在元杂剧中很常用。杂剧作者经常用讽刺的手法,其实刻画了元剧中庸医的形象。他们大多通过开玩笑来塑造自己荒谬的形象,比如“死医不活,活医死”(窦娥冤),“行止十分低”(《救孝子》)等。在一些杂剧中,宋金杂剧被用来开玩笑,提醒庸医这类人物的卑鄙,比如《西厢记》中的“太医”用的就是“双斗医科范”。这些人物大多是宋金杂剧中关于庸医的剧目,如《眼药酸》、《双斗医》等,但不乏现实意义,丰富了元杂剧中的人物。

质量类型的形象源于人物的社会因素。因此,这些人可以有不同的职业、身份或职业限制。比如荡妇,要么是好女人,要么是好家庭女人,要么是妻子,要么是妾,要么是官僚夫人,要么是令妻子,都是放荡妖冶,泼辣刁顽,大部分都是抹旦扮演的,大部分都是漫画的外表和动作。此外,吝啬鬼、浪子、张撇古等人物也通过其笑话达到了讽刺的目的,即形象的突出表现和极度夸张。

综上所述,不难发现塑造,不难发现笑话在刻画这些人物的类型化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,同时提供喜剧和娱乐。虽然有时是相似的,甚至是最终的,但它并不是一种疾病。可以看出,大量的笑话出现在元杂剧中并非偶然。第二,调整剧场气氛和戏剧节奏

笑话很有趣,很有趣。在中国喜剧文化中,具有笑话性质的侏儒、有趣、和谐、有趣的传统源远流长。元杂剧吸收了这一传统,使笑话真正成为一种有效的艺术手段,刻画人物,调整戏剧氛围,摆脱沉闷的腐败场景,增强有趣活泼的魅力,吸收和调动读者和观众的审美热情。它也成为观众和演员之间直接交流的一种方式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笑话已经成为观众的欣赏习惯之一,也是剧本创作和演员表演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